服务热线:0755-89218110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市场报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报道
新变异毒株或将引发新一波“非常糟糕”的疫情
时间:2021-01-11

 

 

由于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导致感染率激增,英格兰昨天已宣布全境封锁至少到2月中旬。

我们先来看一组最新数据。

当地时间1月5日,据英国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24小时内,英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0916例,较前一日又增加了2132例,系首次突破60000例,再次刷新大流行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并已连续八天超过50000例;新增相关死亡830例,较前一日翻了一番。

近日,《Science》头条新闻发表名为“Viral mutations may cause another ‘very, very bad’ COVID-19 wave, scientists warn”的文章。

对于研究新冠病毒的科学家来说,进入新的一年并没有看到新气象,而是带来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正如2020年初一样,全世界都在焦虑地注视着一种新病毒在一个国家传播,并竞相为其他国家分析风险。

这一次,它不是一种全新的威胁,而是一种迅速传播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1.1.7。上个月,B.1.1.7在英国东南部首次被鉴定后就立即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广泛关注,它很快取代了其他变异毒株,并可能预示着新冠大流行将进入一个新的更加危险的阶段。

惠康基金会负责人、传染病专家Jeremy Farrar说:“人们担心B.1.1.7将会以更高的传播速度成为占全球主导地位的病毒,并将引发另一波非常糟糕的疫情。虽然我们已经可以很好地预测2020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发展轨迹,但我认为我们现在正进入一个不可预测的阶段,这是病毒进化的结果。”

这种担忧已经导致一些国家加快疫苗经紧急使用授权或讨论可能迅速保护更多人的接种方案。但随着新变异病毒在多个国家出现,许多科学家呼吁政府加强现有的控制措施。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于1月4日宣布了更严格的新限制措施,包括关闭学校、要求人们“非必要不出门”。但其他国家还在犹豫不决。

瑞士巴塞尔大学的病毒学家Emma Hodcroft说:“我确实觉得我们现在正处于另一种境地,很多欧洲国家都在观望。我真的希望这一次我们能意识到,这是我们的早期预警,这是我们打败这种变异毒株的机会。”

约翰逊表示,新变异毒株的传染性要高出50%到70%。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英国的确诊病例数激增,但是该国在不同地区实施不同程度的限制措施,以及圣诞节前人们的行为和区域感染率都发生了变化。牛津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Oliver Pybus说:“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情况,很难确定新变异毒株带来的全面影响。”

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B.1.1.7的许多突变(包括关键的刺突蛋白中的8个)确实增强了传播。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建模师Adam Kucharski说:“我们依靠的是多种不完善的证据,但现在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例如,英国公共卫生部的一项分析显示,在英国,与B.1.1.7病毒感染者接触的人中,约有15%的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而与其他变异病毒感染者接触的人中,这一比例为10%。”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月5日,英国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表示,现在英国每50人中就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这一数字“真的非常高”。惠蒂称,在截至12月30日的两周内,英国确诊病例增加了70%。英国政府数据显示,对比七天的滚动平均值。这一比例从12月16日的每10万人287例上升到12月30日的每10万人487例。

Pybus说:“如果其他已经检测到B.1.1.7的国家也看到确诊病例激增的现象,这将是我们拥有的最有力证据。”

在爱尔兰,感染率也在迅速上升,该变异毒株现在占测序病例的四分之一。丹麦在新冠病毒测序方面属于领先地位,而来自丹麦的数据也不能让人放心。那里的常规监测已经发现了几十次变异毒株,其频率从12月初测序基因组的0.2%上升到3周后的2.3%。

丹麦奥尔堡大学的基因组学家Mads Albertsen说:“在过去的4周里,我们在丹麦发现了一个指数级增长的典型例子。这些数字还是比较低,无法得出有力的结论,但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这将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许多国家可能面临与英国相同的问题。”Albertsen补充说:“我们应该开始为其他地方发生同样的事情做好准备。”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新的变异毒株会使人病情加重,但这并不能让人感到安慰。Kucharski说,病毒传播能力的增强比致病性的增强更加危险,因为它的影响呈指数增长。他说:“如果你感染了一种致死率为1%,但却有大量人感染的疾病,那么它导致的死亡人数将比少数人感染但致死率为2%的疾病要多。”

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物理学家Viola Priesemann表示:“如果英国估计该病毒的繁殖数(R)增加了50%至75%,那么阻止病毒的传播将变得更加困难。在德国,你需要采取两大额外措施来保持繁殖数低于1。”

隔离感染者并追踪、隔离和检测其密切接触者是第一步。Priesemann用德国的实例证明,仅凭这些措施就可以将R值从2降低到1。但当病例数量达到临界阈值,公共卫生部门不堪重负时,这就意味着在现有措施基础上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才能有助于遏制新病毒的传播。Priesemann说:“这是另一个降低感染率的原因。”他于2020年12月联合在《柳叶刀》撰文呼吁欧洲采取联合策略,以迅速降低感染率。

Hodcroft表示赞同。她说:“情况从未如此严重,最坏的情况是什么?顶多是我们做过头了,新确诊的病例非常少,那我们就可以取消很多限制。”

大幅降低感染率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减少了病毒进一步进化的机会。Farrar补充道,已经出现了其他变体,特别是在南非的一种叫做501Y.V2的变异毒株,与B.1.1.7一样令人担忧。他说:“从本质上讲,这是一场数字游戏:病毒传播的越多,突变体出现的机会就越多。 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出现威胁到疫苗功效的突变。”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William Hanage说:“感觉世界又回到了2020年初的样子,这令人沮丧。但我们必须阻止这种病毒。宿命论不是一种非药物干预手段。”

    咨询热线:0755-89218110
    关注海思安
    扫一扫二维码保存联系信息